2015年是我國首次自主完成珠穆朗瑪峰高程測量40周年。參加當年珠峰測高任務的國測一大隊6位老隊員、老黨員給習近平總書記寫信,匯報了國測一大隊的光輝歷程和年輕一代薪火相傳的奮斗足跡。

  習近平回信說,40年前,國測一大隊的同志同軍測、登山隊員一起,勇闖生命禁區,克服艱難險阻,成功實現了中國人對珠峰高度的首次精確測量。黨和人民沒有忘記同志們建立的功勛。習近平稱贊,他們的事跡感人至深。

  在參加《榜樣3》專題節目錄制的間隙,老隊員郁期青在與共產黨員網《同學》工作室記者回憶總書記的回信時,用三個詞來形容當時的心情:意外、激動、振奮。他說:“總書記對我們工作業績的肯定,我們感到非常溫暖。”

  他們為新中國的測繪工作立下汗馬功勞

  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僅有約1/3的地區進行過精度較低的測繪。國測一大隊自1954年建隊以來,堅持用雙腳丈量祖國大地,他們拉著駱駝、牦牛、架子車,開展了大規模的大地控制測量。

  他們徒步行程6000多萬公里,相當于繞地球1500多圈,先后六測珠峰、兩下南極、36次進駐內蒙古荒原、46次深入西藏無人區、48次踏入新疆腹地,測出了近半個中國的大地測量控制成果,為國家的經濟建設和國防提供了寶貴的數據。

  他們用生命踐行使命

  老隊員邵世坤說過,在他們這代人的心中,使命和生命是同等重要的。他們心中裝著的都是黨的事業,想的都是為國爭光的榮耀與驕傲。

  三次參加珠峰測繪工作的郁期青,曾在高寒缺氧、極端艱苦的條件下工作了200多天。他回憶說:“當時剛向黨組織遞交入黨申請書不久,就做好了這樣的思想準備,就是哪怕千難萬險,也把這個任務完成好。”于是,臨出發前,他把自己僅有的行李箱,放到朋友家,并且交代,一旦自己回不來,就把這個箱子交給自己的家屬。測量任務后期,郁期青得了肺水腫,在醫院搶救治療了200多天。

  1960年4月底,31歲的共產黨員、技術員吳昭璞帶領一個水準測量小組來到新疆南湖戈壁,當地氣溫超過40攝氏度。一天早晨,裝滿清水的水桶漏了,離這里最近的水源地在200公里外。吳昭璞把僅有的水囊遞到一位年輕隊員手中,讓隊伍撤離找水,自己留下看守儀器資料。3天后,隊員們找到吳昭璞時,看到他一米七的身子干縮到不足四尺,帳篷里所有牙膏都被吃光了,描圖用的墨水被喝干了!但資料卻整理得整整齊齊,他的衣服嚴嚴實實蓋在測繪儀器上。

  在國測一大隊隊史室的墻壁上,有一份名單。這是從1954年到1989年,犧牲在野外崗位上的測繪隊員,有46人。他們的遺骨,大多永遠留在了荒野測區,連塊墓碑都沒法安置。

  他們薪火相傳,精神永續

  在國測一大隊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凡是苦活兒、累活兒、危險的活兒,共產黨員、老隊員先上,新隊員后上。在這里,共產黨員的先進性和模范帶頭作用,是看得見摸得著的,他們用優良的作風影響和帶動著這支隊伍的成長。

  正因為如此,六十多年來,一批批新隊員來到國測一大隊,踏上前輩們沒有走完的山山水水。他們不僅繼承了老一輩測繪工作者的優良品質,而且務實創新有沖勁兒,不斷用自己的智慧,用自己的青春為祖國的測繪事業奉獻著。

  正如國測一大隊隊長李國鵬所說:“忠誠奉獻是這個隊伍的魂,6000米永遠是氧氣不足的,新疆的戈壁灘永遠是風沙大的,這是改變不了的。所以說改變的是人的裝備,不變的是人作業的精神和作風。”

(責編 :屈子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