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5日,記者走進信陽市紅軍干休所,見到了96歲的老英雄張宗武,只見他精神矍鑠,說起話來總是帶著慈祥的笑容。

  然而,提起74年前的8月15日,他的表情頓時凝重起來:“那時候日本鬼子宣布無條件投降,舉國歡慶,歡呼聲、鞭炮聲不絕于耳,部隊還專門安排改善伙食,多做一鍋肉……然而我們的心情是復雜的,蔣介石撕毀決議,國民黨準備發動內戰,怎能完全沉浸在歡樂之中?因此,部隊要求所有人不得通過喝酒的方式慶祝,大家必須保持足夠的清醒,迎接新的挑戰!”

  張宗武是信陽市浉河區雙井街道。何寨村人,1923年9月出生。1941年2月參加革命,歷任新四軍(李先念部)五師三十九團戰士、八路軍華北軍政大學學員、華北軍十八兵團辦事處協理員、四川茂縣軍分區宣傳干事、教導隊隊長等職務。

  38年的軍旅生涯中,他參加大小戰斗百余次,最著名的有桐柏戰役和四川黑水剿匪戰役等。他曾3次身負重傷,先后被授予“戰斗模范”“戰斗英雄”“一等功臣”等榮譽稱號;1956年以后又被中共中央、中央軍委授予“獨立自由三級勛章”“解放三級勛章”等。

  1979年,張宗武離休到信陽市紅軍干休所。在此期間,他致力于關心教育下一代工作,經常到各級各類學校做革命教育專題講座。同時,他還把大部分的時間用于尋找為國犧牲的戰友的后人……

  為報國仇家恨,毅然參軍

  走進老英雄的書房,記者被桌子上的老照片所吸引,一張是他和妻子的合影,另一張是單人軍裝照,英姿颯爽。

  “當初為何想參軍呢?”面對記者的提問,張宗武眼睛盯著那張單人照,思緒飄到遠方。他聲音哽咽道:“兩個原因,一是為我的老父親報仇,二是要把日本鬼子趕出國門,為受害的同胞雪恨!”

  張宗武出生在一個貧苦家庭,5歲時,已參加革命的父親張承祖被叛徒出賣,慘遭殺害,這在他幼小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他因此萌生了參軍為父報仇的想法。1937年,日軍加速了侵略中國的步伐,張宗武親眼目睹了日本鬼子的罪行,這也進一步加深了他參軍雪國恨的強烈愿望。

  “70多年過去了,我依然不能忘記那段歲月!回想起戰斗年代的血雨腥風,回想起那些倒在血泊里的孩子、那些受折磨侮辱而死的婦女,以及為國犧牲的英雄烈士,我心中還是很痛!”說起日本鬼子的罪行,老人的情緒更加激動,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

  “17歲那年,我和家人去趕集時,親眼看到幾個日本鬼子拿刺刀刺死了22個無辜的年輕同胞,那是我第一次親眼看到日本鬼子的罪行。看著一個個倒下去的中國同胞,我真想沖上去,把他們一一刺死!”

  “父親被害后,我和母親就來到了彭家灣附近的舅舅家住。1941年春節時,我的堂哥張宗順來我家拜年,當得知彭家灣附近有鬼子的據點,作為新四軍破壞隊隊員的堂哥擇日就去剪鬼子的電線,不料被鬼子抓到了,鬼子刺了我堂哥一刀沒刺死,就把他活埋在‘頭道牌’附近的坑里。”

  “日本鬼子毫無人性,不僅年輕姑娘逃不過他們的魔掌,中老年婦女也受到侮辱。有一次,有四個日本鬼子來到岳家灣我叔兄家。兩個鬼子把年輕的侄媳婦抱到屋里輪奸;另外兩個鬼子抓住50多歲的四嫂,向她要年輕的‘花姑娘’,四嫂說沒有,他們就把四嫂抓到院子里,并抓來鄰居一男子,讓他奸污四嫂,鬼子圍在四周看,笑得前仰后合……”

  “16歲的時候,我家特別困難,有人讓我去‘大隊部’,其實就是讓我去做漢奸,說是一個月還有五十斤麥子,還可以掙到外快。我當時十分氣憤地說:‘我堅決不干!日本鬼子燒殺搶掠,無惡不作,你們還對他們點頭哈腰的,還算是個中國人?!’我那時候就認定,一定要投奔新四軍。1941年2月,我如愿成為新四軍五師三十九團的一名戰士,并于當年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參與百余場戰斗,無畏生死

  “在我參加的上百次戰斗中,每一次我都是沖在前面殺敵!”據張宗武回憶,他和日本鬼子打過游擊戰,也掩護過戰友轉移,但最讓他難忘的,還是1943年春節期間,在河南舞陽北舞渡的那場戰斗。

  “在北舞渡的時候,我們了解到,敵人的自衛團(其實就是皇協軍)有一部分回去過年了,十幾個日本鬼子在高樓上也不下來,我們覺得這是消滅自衛團的最佳時機。在那場戰斗里,我們幾乎是與敵人面對面進行肉搏戰,但我們每一個戰士都毫不畏懼。鬼子離我最近的時候,伸手就能抓到我的后背!那一次我們打了很久,雙方都已筋疲力盡。最后時刻,我們拼盡全力把四個連的皇協軍200余人全部俘獲,只有一個戰友負傷……”

  “是什么力量讓您在槍林彈雨中毫不畏懼呢?”記者心懷崇敬地問。張宗武說:“作為共產黨員、革命軍人,一定要有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越是艱險越要向前。為了黨和人民,就是犧牲了也無比光榮!”

  談到戰場上的種種,他始終離不開“信念”二字。老英雄嚴肅無比、中氣十足地說:“決定勝敗的關鍵往往是信仰和意志。我們共產黨人就是有著鋼鐵般的信念。帶著信念,在戰場上就不畏懼。正因為如此,無論是抗日戰爭、解放戰爭還是剿匪斗爭,只要有任務,我都會沖在前面!”

  “在桐柏戰役中,我所在部隊根據中共中央指示,為穩住中原局勢,牽制國民黨軍隊向華北、東北推進,在河南省與湖北省交界的大洪山、桐柏山區對國民黨進行反擊。當時新四軍組建了一支21人突擊隊,我被任命為隊長。旅長告訴我‘選你為突擊隊長是對你的信任,中原軍區號召要‘打響第一炮’,夜里零點我們要給毛主席發電報!’我一聽要給毛主席發電報,就下定決心一定要完成任務!于是帶著這個信念,我帶領突擊隊隊員一舉攻克了桐柏城東通往桐柏縣城的一個最大的碉堡……我也因此次戰役被授予‘戰斗英雄’稱號。”

  離休后,苦尋犧牲戰友的家人

  “和我并肩作戰的戰友,他們有的受傷了,有的獻出了自己的生命。他們犧牲的場景,至今仍深深留在我的腦海里。”張宗武哽咽道,“離休后,我總想找到以前的戰友,尤其是想找到那些犧牲的戰友的家人……”

  “有個戰友叫董學勝,是平橋區五里店街道人,在抗日戰爭中因受傷被截肢。解放后,經過不懈努力,我為他爭取了傷殘補助。在我的幫助下,享受到相關政策的戰友還有很多:五里店街道的劉志前,長臺關鄉的方成武,湖北的傅銀元……”

  “為什么想幫助他們呢?”面對記者的提問,張宗武微微一笑:“我的戰友們在國家最困難的時候能挺身而出,保家衛國,這種精神難能可貴。現在他們遇到了困難,我理應幫助他們!”

  除此之外,張宗武還花了大量的時間苦尋犧牲的戰友家人。“到現在,還有好幾個犧牲的戰友家人沒有找到!”提及此事,張宗武表情凝重。

  “有個叫張秀亭的戰友,是駐馬店確山縣人,在丁遠店戰斗中犧牲了。我記得他在六連當連長的時候,他的妻子挺著大肚子來部隊看他,后來面臨‘中原突圍’。連長讓一個班長把她送回確山老家了。我時常在想,張秀亭的家人現在都咋樣了呢?我十分掛念。于是,我不僅走訪了民政部門,還專門找到了當年送他妻子的那個班長,去了好幾次確山他妻子娘家,都沒找到他妻子的下落,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后人了,我至今感到十分遺憾!”

  采訪最后,張宗武再三叮囑記者:“今天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希望你們年輕人一定要銘記歷史,居安思危,不忘國恥!”

(責編 :屈子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