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6日,站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我最感動的河南十大見義勇為英雄”頒獎臺上的文廷柱老人,懷抱鮮花身披綬帶,替20年前見義勇為犧牲的兒子文義民領獎。他直視前方,目光平靜。

  臺下,一個衣著樸素的中年婦女與他遙遙對望。上臺前,她還細心地為文廷柱把綬帶整理好。不知情的人會以為她是文廷柱的閨女,其實是兒媳,文義民的遺孀梁國霞。

  如果說20年前文義民的義舉壯懷激烈,那么20年來梁國霞的堅守更是義薄云天。

  “把他忘了吧”

  沒有人能想象,在文廷柱和梁國霞的平靜里,曾經經歷了怎樣波濤洶涌的哀傷。

  1999年10月25日,年僅35歲的文義民在長途汽車上與4名手持兇器行兇搶劫的歹徒頑強搏斗,身中4刀,不幸遇害。

  文義民走了,家里支柱也塌了。他是文廷柱的大兒子,下面有兩個弟弟妹妹。文義民離開后的第二年,文廷柱老伴身體每況愈下,后經診斷是患了側索神經硬化癥(“漸凍人癥”),如今生活不能自理,身邊離不開人。

  失去文義民后,一大家子只能依靠文廷柱微薄的退休金和文義民的撫恤金生活。無業的梁國霞也打起了零工,一邊幫助公公照顧婆婆,一邊撫養尚未成年的一雙兒女。浸透著喪子與喪夫之痛的日子,格外艱難。

  文義民走得早,但好在河南人記性好。20年來,撫恤和慰問總是隔三差五地以各種方式送到文廷柱家。

  如今,由河南省見義勇為基金會和河南手機報聯合推出的新中國成立70周年“我最感動的河南十大見義勇為英雄”評選活動經過社會投票結果出爐,人們依然沒有忘記文義民。文廷柱站在頒獎臺上,背后大屏幕上是兒子的遺照和事跡介紹。臺下的觀眾翹首以待,等著這位英雄的父親說點什么。

  “把他忘了吧!”文廷柱開口千鈞,舉座愕然。20年前的哀慟已被時光深深埋藏,也只在老父親偶爾思子傷神時,方流露出些許黯然。

  他說,這么多年,組織上給的榮譽和關懷已經足夠,“我們國家還有更多大事要辦”。

  跨了年,文廷柱就80歲了,黨齡也已逾50年。“俺爸這一輩子都好管閑事。”梁國霞這么評價公公。

  退休前,文廷柱在郟縣疾控中心工作,誰家有個頭疼腦熱的,他就去看看病情開個藥方,分文不取。

  可管了一輩子的閑事,自己兒子見義勇為犧牲,他卻“不想讓公家再管我們了”。

  但,怎么可能忘了呢?畢竟時光如流,而英雄不老。

  “他走了,我就是你們閨女”

  英雄不老。那見義勇為的義舉只在一瞬間,就定格了文義民年僅35歲的生命。

  梁國霞便開始了20年的思念與辛勞。

  其實如果早生個千兒八百年,梁國霞指不定就是個載于各色歷史雜記里的“俠女”。

  有人在公交車上投假幣被發現,倉皇逃竄,她拔腳就追;路遇小偷鬼鬼祟祟準備下手,她一路尾隨怒目而視,直把小偷盯得心虛膽怯只得罷手。

  “我就見不得壞人猖狂!”她忿忿道。

  時光倒流20年,若她與丈夫一同上了那輛公共汽車,面對窮兇極惡的歹徒,她也會和丈夫一起出手。“我會擋在他前面!”她說,眼里已經隱然含淚。

  1999年對于梁國霞而言,是個太過悲傷而沉重的年份。9月父親病逝,公公同期病倒住院,10月丈夫犧牲,而她大著肚子,小兒子尚未出生。

  彼時她已與丈夫結婚9年,恩愛有加。只是梁國霞未曾想到,他們甜蜜的時間會那么少。

  那年她31歲,正是韶華佳齡。公婆怕耽誤了她,幾度“趕”她出門,要她再嫁。

  “我走了,爹娘和兒女怎么辦?義民留下的這個家怎么辦?”面對公婆,梁國霞斬釘截鐵:“他走了,我就是你們閨女!”

  一句重諾,便是20個年頭的守寡含辛、撫育兒女、奉養雙親。

  婆婆剛病倒那會兒,醫生預言撐不過5年,如今已經18年了。一雙兒女也已成人自立,孝順爭氣。

  梁國霞還未老,以后還會再有一個、兩個20年。好在如今,一家人算是熬過來了。

  若有情義藏在心,歲月從不敗好人。

  “遇到打抱不平的事,只管往前沖”

  文義民的壯舉,未負他名字里的一個“義”字。

  他走后,老父文廷柱挺直腰板,再度成了家里的支柱——不僅是經濟上,更是精神上。

  文義民是他的驕傲。這個優秀的年輕人工作兩年入黨、四年提干,犧牲的那一年已經是所在企業的副總經理。在文廷柱看來,兒子的犧牲也絕非匹夫之勇。“入黨誓詞里說,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他的壯舉不是一時沖動,而是一個共產黨員的初心。”

  文廷柱更不許文義民的弟弟妹妹將大哥的事當成一個“教訓”。“我告訴他們,要以大哥為榜樣!遇到打抱不平的事,別怯!只管往前沖!”

  英雄永志,而家風長存。離開文義民的日子,他們有悲、有痛、有苦、有難,唯獨無悔。一人壯烈、滿門義勇,他們的故事讓這句老話字字千鈞: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責編 :屈子娟 )